序章





  在世界的尽头之处,有个被称之为“虚海”的大海。
  以“虚海”为中心,东边与西边各有一个国家存在。这平时因被“虚海”所阻隔,进而毫无任何往来的二个国家,都有一个共同的传说。
  ——在海的彼岸,有个如梦境般的桃花源。那里是被拣选的人才有资格前往的至福国度。有着约束中的丰穰土地、有如泉水般源源不绝的财富,没有衰老也没有死亡,更没有任何痛苦存在。——这二个国家,其中一个称此处为“蓬莱”,另一个则称此处为“常世”。
  这二个皆为异界所隔绝的国度里,在深夜时分~蓬莱与常世,各有一个孩子自睡梦中醒来。
  ※       ※       ※
  他被轻微的谈话声所惊醒。
  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他听见有人低声交谈的声音,散落于在这有着微微虫鸣的空间之中。虽然谈话声十分微弱,但他仍可听出这是自己父母站在屋外交谈的声音。
  这个空间虽称之为家,充其量也不过是个用四根木条所架起的小空间。墙壁与屋顶则是用一件件粗劣的草席所覆盖的简陋小屋。所睡的床也不过是用一张破布铺于泥土地上,根本抵挡不住这四处乱飞的蚊虫。
  以前所住的地方比这里更像个家,但那个家已经不存在。它早已随着无名的火焰被烧成灰烬,飘散于这早成焦土的大地之上。
  “……没有办法。”
  父亲的声音十分的低沉。母亲在回了句“可是……”后,就用手捂住嘴巴。
  “没错,他虽然年纪还小,却比其他孩子都来得聪明。”
  当他明白父母是在谈论自己的事时,睡意就像是凭空飞掉般,顿时消失无踪。只能在这黑暗中不住的颤抖着身躯。
  “但是……”
  “我知道他真的很聪明。同年纪的孩子都还不太会说话,他却说得非常流俐,就好像是有鬼上身一般。”
  “没错,但他还不过是个孩子,以后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不只那样,如果弄死那孩子,说不定他会回来作祟啊!”
  他挤进孩子们所睡的狭小空间中,在黑暗中婘着身子打算入睡。自他出生再过不了多久就满四年了,虽然只听到父母的谈话声,但也明白父母所说的是指何事。
  外头的交谈声仍间续的传来,但他却强迫自己装作没听见,努力放逐自己的意识,企图让自己落入深深的睡眠之中。
  两天后,父亲突然朝着自己看来。
  “爹有事要出去,你要不要一起来?”
  他并没有对父亲提起“要去哪里?”、“要做什么?”以及“为什么?”。
  “嗯、我要去。”
  父亲带着复杂的表情,回答一句“好吧”,接着向自己伸出手。他握住父亲伸出的手,感受着这只大手所给予的感觉。离开家,他们一路朝著有着烧焦痕迹的道路走去,慢慢地走进衣笠山深处。爬过几个山坡,确定自己认不得回家的路后,父亲总算是放开自己的手。
  “孩子,待在这里不要动,爹马上就回来。记得待在这里不要动喔!”
  他点了点头回应一声。
  “记得,千万别动喔!”
  他再次点头应答一声,目送着父亲不时回头探看,且渐渐消失于林中的身影。
  ——不能动、绝对不能动,要一直在这里等着。
  他握紧双拳,视线朝着父亲消失的方向看去。
  ——绝对、不能回到那个家。
  就如同他所立下的誓言,他没有离开过自己所站的地方。天晚了就席地而睡、饿了就在自己双手可及的范围里掘草根吃、渴了就喝晚上所降的夜露。就这样经过三天,他再也没有任可气力可以动了。
  ——不要紧的,绝对不能回家。
  他非常明白,回家只会造成双亲的困扰。
  所居的都城早已被战火烧毁,许多死去的尸体都散落于各处无人收拾。就连雇用父亲的佃主也被攻打的西军所杀。
  失去工作、失去家、更无法养活家人的现在,像自己这样只会吃喝而不事生产的小孩,能少一个就算一个。
  他闭上眼,任凭自己的意识趋于混浊。在陷入深深的睡眠之前,他仿佛听到有某种野兽踩着草皮而来的脚步声。
  ——要一直待在这里。
  他等待着,等到家人的生活得以延续,进而得到安定与幸福时,他们能回到这里悼念他。
  即使这一天永远不会到来,他仍会一直等待。
  ※       ※       ※
  他因听见人们争论的声音,而自睡梦中醒来。
  源源不绝的睡意一直纠缠着他的意识,使得他听不清人们到底在争论些什么。但他明白,那些人都在责备自己的母亲。虽想帮助自己的母亲,但深沉的睡意却将他拉回意识迷茫的深渊中。
  隔天,母亲牵着自己的手走出里城。母亲流着眼泪,牵着他的手慢慢走着。这是他第一次见到母亲流泪。
  母亲曾告诉他,父亲早已不在,他到了非常遥远的国度去了。之前所住的屋芦被一把野火烧为灰烬,母亲只好带着自己来到里城。在里城里,许多人都像沉睡般的趴在里木所在的一个小土堆上,占据着一个小小的空间。只要有一个走开,马上就会有好几个人去抢那个地方,在这些人之中,就只有自己是小孩子。
  除了母亲之外,所有人看着自己的眼神都是相当冰冷。平时不是无端被殴打,要不就是对自己报以冷言冷语。特别是自己独自一人时更是如此。
  母亲压抑着哭泣声,牵着他的手走过因被野火烧灼而荒废的田园小径。最后走入深山,来到一处森林之中。这么远的地方,是他过去从未来到过的。走入林中,母亲松开他的手。
  “在这里休息一下吧。……想喝点水吗?”
  他点了点头,因为自己真的非常口渴。
  “阿母现在就去找些水来,要在这里乖乖等我回来喔。”
  虽然母亲不在身边令他感到不安,但走了这么长的一段路,自己也相当疲惫不堪。他点了点头。母亲在他头上抚摸几下后,接着突然小跑步奔入林中,就这样离他而去。
  他坐定于当场,察觉到母亲不会再回来找自己时,他开始漫步于林中,不停找寻着母亲、呼唤着母亲。在林中徘徊许久之后,他终于明白,母亲已朝着来时的方向归去。
  好冷、一个人时更觉得寒冷,但最难受的,仍是自己干渴的喉咙。
  他边哭边找寻着母亲,不知不觉走出林子沿着海岸走着。等他发现到里城时,已是日落时分。找寻母亲的他,急忙地向着里城跑去。但眼前所见的,皆是自己所不认识的人们。这时他明白,自己是走到另一个里城所在。
  一名男子来到他身旁,听完他说事情的来龙去脉后,抚摸着他的头,并给他少许的食物及水。
  接着男子向周边的人交换目光后,牵起他的手往外头走去。这次他被带到海边。走在山道上,他看见一片青凭的海面上,矗立着连绵不断,好似被剑削平似的高峭山壁。最后……男子带着他来到一处崖边。男子的大手再次抚着他的头,接着口里喃喃说声“对不起。”后,将他用力推下崖边。
  当他再次睁开眼时,是在一个昏暗的洞穴之中。刺鼻的海水味中,混着他早闻习惯的腐臭味,那是尸体才会发出的味道。因为他早已习惯于这种味道,所以并不会感到惧怕,也不会感到不安。
  全身湿透的感觉令他觉得寒冷,更有着深深的孤独感。突然,他察觉到身边似乎有某种物体正在移动的声音。他抬起头来,但因洞内光线昏暗,他只看见一座如同小山般的身影。
  他不禁哭泣出声,除了感到害怕外,更因为自己对任何事物都无所适从的寂寞感。
  忽然,一种温暖的感觉自手腕处传来,吓得他不停地颤抖。但下一瞬间,他感到一种毛毛且温暖的物体不停抚着自己的手腕。那种感触就好像是某种鸟类的羽毛正轻拂着自己手腕般。在这昏暗的洞穴里,竟住着一只大鸟,而它似乎也在窥看着自己的样子。
  他将羽毛覆在饱受惊吓而僵硬不动的他身上,就好像将他抱入羽翼之中般。自它羽毛所覆盖之处,源源不断传来的温暖感觉。
  “阿母…………”
  但他只是不停地哭泣叫唤着母亲。
  ※       ※       ※
  ——虚海的尽头,不应当是所有幸福的所在。
  到头来蓬莱与常世,不过是处于苦难与荒废之中的人们,在绝望中所祈求的一场幻梦。
  虚海东、西二个国度里被舍弃的孩子们,在将来邂逅之后,共同在荒废的大地上,找寻自己心中的梦幻之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