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章





  “当王走到王座前,按惯例,台甫就要向王行叩首礼。”
  听着春官长给自己讲述着相关事宜,泰麒点了点头。
  终子到了即位仪式举行的日子。
  仪式将会在位于鸿基山山麓的都城鸿基举行。具体的地点则是在国府的正殿之上。
  正殿前的巨大广场之上,已经住足了无数戴国的人民。即位仪式正是为了向他国宾客以及国民宣布新王诞生的重要仪式。
  无数的欢呼声传入宫中,显示出人民对于新王即位的无比喜悦之情。每当想到这,泰麒就合觉得十分欣慰。
  昨天,泰麒第一次走出白圭宫,走上了鸿基的街道。他不仅见到了自陆路回国的骁宗的随从以及跟着他们的计都,更见到了随承州侯赴鸿基到访的李斋与飞燕。
  泰麒感叹羞鸿基山的高耸入云,更不可思议于戴国特有的玉泉。在他眼里,所见的一切都是那么新鲜,泰麒的两眼闪烁着兴奋的神情。
  “昨晚睡得还好吗?”
  由宫女服侍更衣的骁宗,询问起泰麒来。
  “很好。因为白天太累,所以一上床就睡着了。”
  “那就好。”
  “不过,就因为这个,好不容易记住的话也全都忘了。”
  听见泰麒这么说,骁宗扬声笑了起来。
  “反正,也只有我一个人听得到。”
  “说不定连主公也听不到。”
  泰麒靠在骁宗的耳边小小声地说着。骁宗习惯了他的说话方式,笑容浮在了脸上。
  “真是……”
  泰麒因为怎么也安静不下来,所以边记着春官长教他要说的话,在后殿来回徘徊。突然,身后响起了喊声。
  “喂,小不点!”
  泰麒吓了一跳,转身望去。
  “延台甫!”
  延麒向着慌张对自己行礼的宫女们挥了挥手,示意她们可以推下了。
  “顺路过来看看。”
  骁宗苦笑了下,朝延麒行了一礼。
  “蒙台甫长途群涉驾临戴国,实在是惶恐。”
  “非常感谢,延台甫。不知延王他?”
  “应该是在贵宾席吧!觉得紧张?”
  “……稍微有点。”
  面对泰麒老实的回答,延麒有点受不了似的笑了笑。
  “你啊,真是胆小!虽然个子也很小。”
  骁宗听延麒这么说,能做的只是苦笑不止。
  “蒿里还只是个十岁的孩子。”
  延麒稍微楞了楞。
  “我之前就在想,你这个名字挺有意思的。”
  泰麒的脸红了起来。
  “……本来是应该叫高里的,没有草字头的。”
  “哦?”
  “这么说来,延台甫也是在蓬莱出生的吧?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我叫六太,没有姓。谁叫我出身的那户人家没有资格有性。”
  泰麒楞了一下。据说很早以前并不是谁都能够拥有姓氏的。延的麒麟在那么久以前就出生了吗?
  “您究竞是什么时候出生的?”
  延麒抬头,望着上方。
  “也就只比你早出生五百年吧!”
  “什么?”
  都城王旗飘舞。简单朴素的即位仪式,一下子就让痛恨先帝奢华的百姓对新王产生了好感,对他将国家带向富庶之路有了信心。
  王座的一边站着一个小小的身影。他的发色是那么的少见,但因为他所站的位置,众人一看便知他的身份戴国的麒麒泰台甫。
  从上了年纪的老人口中,大家知道了黑麒麟是十分罕见的。虽然不知道他能够给国家,百姓带来什么,单就身为黑麒麒这一点,就让戴国的百姓感到十分自豪。
  泰麒站在高台上,望着身下欢呼雀跃的百姓,此刻,他所感到的不仅是丝丝的紧张,还为自己能够坦荡地接受众人的视线而庆幸。
  骁宗此刻,也慢慢地步上高台。那一瞬间,整个广场沸腾了。
  泰麒缓步走到骁宗面前,屈膝行礼。
  毫无阻碍的轻易低下了头,将额头贴在骁宗足尖。
  那时面对延王怎么也做不到的事,此刻,就这么轻而易举地做到了。此时此刻,泰麒觉得自己正被幸福所包围。
  百姓再次发出了震天的欢呼。
  泰王即位。
  戴极国的新王朝从此拉开了序幕。
  ※       ※       ※
  和元十二年,春,宰甫失道,卒。月内,王于宫中驾崩,谥号骄王。骄王治戴百二十有四,葬于桑陵。
  同年,蓬山结泰果。百日而五岭遭蚀。泰果,自此消失。众仙过需海而无所踪。
  三十二年,一月,黑麒归蓬山。天下黄旗飘悬,是年夏,乍骁宗自令坤入黄海。登蓬山与泰麒立约,入神籍,封泰王。
  骁宗本姓朴,名综,呀岭人。封禁军将,统瑞之乍县。受天命而登王座,改元为弘始,乍王朝自此开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