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Ⅰ
  “玉叶大人!”
  傍晚十分,露茜宫响起了泰麒兴奋的声音。
  看到走进宫将军的玉叶身后跟着一位金发的年轻人,伏身行礼的祯卫在心底深深地为她所感动。
  玄君已经注意到了。
  “才一段时间没见,泰麒已经长得这么大了!越来越出色了!”
  玉叶欣慰地笑着,顺着他的黑发抚上脸颊。
  “长长了不少啊!……在这里过得开心吗?”
  “是的!”
  回答了玉叶,泰麒看向她身后的年轻人。他还是那个醐孙以外,在蓬山见到的第一个男人。
  “这位是景台甫。……叫他景麒就可以了。”
  闻言,泰麒睁大了自己的眼睛。
  “他,也是麒麒吗?”
  玉叶点了点头。
  泰麒面无表惰地盯着朝自己点头示意的男子许久。
  虽然对方给人冷淡的感觉,但对泰麒来说,能够见到麒麟,己经是非常值得高兴的了。要知道,虽然泰麒接受了自己是麒麟的事实,但是他还并不明白究竟麒麟是怎样的生物。
  此时,玉叶转向众仙女。
  “露茜宫现在真的是很热闹呢!”
  蓉可惊慌地低下了头。
  “真是对不起。因为泰麒不喜欢一个人吃饭,……”
  玉叶笑了笑。
  “没关系。泰麒现在是蓬山的主人。随他高兴就好。”
  “是!”
  “景台甫会在这逗留一段时间,给他准备好宫殿。”
  “明白。”
  见仙女退下去做准备,玉叶拉起了泰麒的手。
  “听说有人闹事,泰麒的伤怎么样?”
  “没什么要紧的。”
  “那真是要谢天谢地了。”
  玉叶笑着,示意泰麒在一旁坐下。景麒也感受到她的视线也选择一处坐下。
  “你们两个都是在蓬山出生的,所以称你们为兄弟也没有什么不对。既然景台甫要在这住上一段时间,那泰麒就把他当作自己的兄长,有什么不懂的,可以好好向他请教。”
  “我知道了。”
  泰麒笑着,正视眼前的景麒。
  “景台甫已经用过饭了吗?”
  “……是的。”
  “那要不要喝点茶?”
  “多谢好意。不需要。”
  泰麒稍稍侧着自己的小脑袋,非常热心地询问着。
  “景台甫打算住在哪处宫殿居住?”
  “就在以前住的紫莲宫。”
  “那么,现在去吗?我可以跟着一起吗?”
  “当然。”
  跟着起身的景麒,泰麒也站了起来。才要跟着景麒而去,泰麒突然转身朝向玉叶。
  “玉叶大人不会马上离开吧?还是,有什么急事要办?”
  玉叶笑了笑。
  “没有什么特别要做的。泰麒如果乐意的话,等下一起用餐吧!”
  “好的!”
  露出高兴的表情,泰麒紧跟着景麒跑了出去。留下的玉叶以及众仙女则欣慰地目送他离去。见二人的身影已经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之中,祯卫稍有犹豫地开口了。
  “请恕我无礼……”
  “想说什么就说吧!”
  “我恐怕,以景台甫的个性,泰麒会……”
  还没有全部说完,玉叶的声音在耳旁响起了。
  “本来,我是打算把廉台甫请来的,毕竟他们有过一面之缘。但似乎涟国现在发生了骚动,我自然不能再去麻烦她了。”
  祯卫也听说了在廉麒的生国涟发生了动乱,明白了的点头示意。
  “想来,景台甫与泰麒的年龄最为接近。他的国家现在也不稳定。也许会通过与泰麒的接触,他也能稍微改变下自己的性格。”
  祯卫只能报以苦笑。
  “……”
  笑容在玉叶的脸上一闪即逝。
  “……景女王似乎是个容易钻牛角尖的人。那样的景台甫只会陷得越来越深。希望他能学学泰麒柔性的一面。”
  祯卫沉默地向玉叶行了礼。
  看来即使是蓬山之外,也充满了各种烦恼。
  Ⅱ
  泰麒由仙女陪着,紧紧地跟在景麒之后。
  对于泰麒来说,想要跟上成年的景麒的脚步。多少是有点吃力的。加上景麒并没有注意到这点而一直以自己的节奏走着,所以,当到达紫莲宫的时候,泰麒稍稍有点喘不过气来。
  这似乎与露西宫没有多少大的区别。景麒踏入宫中,似乎是回忆起了当初在这的生活,每间房间都进去打量了一下,察觉得到景麒此刻的心情,泰麒便静静地站立在了一边。
  大致地绕了一圈后。景麒在中央摆着的圆桌前坐了下来。泰麒仍旧默默地站在一旁。
  房里除了一般的家具,一些装饰用的布帘等都被取下了。景麒斜着眼,看着仙女们在屋内忙碌地布置着。
  见状,泰麒有种背被遗忘了的感觉。看着此刻景麒的神情,泰麒觉得即使只是站在这,也打搅到了他。
  就在自己犹豫不绝之时,仙女将茶水端了上来,让泰麒梢梢送了口气。
  “吵到两位,真是抱歉。请先喝点茶吧!”
  仙女说着,将茶具端到了景麒的面前。
  “一直这么闷着不说话,景台甫不是把泰麒给忘了吧!”
  “啊……”
  好象才想起泰麒的存在似的,景麒的视线落在了泰麒的身上。
  “刚才真是失礼了。”
  仍旧是一张没有表情的面孔,景麒朝泰麒轻轻点了点头。
  “嗯……,我是不是打扰到景台甫了?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还是回去比较好。”
  回答泰麒的,并不是眼前所坐着的景麒,而是在一旁看不过去的仙女。“才没有这回事呢!来,泰麒也来喝点茶吧。”
  被仙女推羞,带羞有点困惑的表情,泰麒在景麒对面坐了下来。
  “恩,……景台甫是住在哪的?”
  “在庆国。”
  “庆是怎么个国家呢?”
  景麒冷谈地回答了泰麒的提问。
  “是东方的一个国家。”
  象是吝啬于多说一个字,对于景麒的回答,泰麒还是不知道,那究竟是怎么样的一个国家。
  “景台甫也在蓬山住过吗?”
  “是的。”
  “一出生就在这的吗?我,是最近才到这来的。”
  “从出生起就在这。”
  “一直到什么时候才离开的呢?”
  “两年之前。”
  “那么,景台甫两年前就选好了王吗?”
  “去年才遇到的。”
  泰麒露出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
  “那么,两年之前,是为了寻找王的下落才离开蓬山的?”
  “是的。”
  “那个……”
  泰麒暍了口飘着花香的茶水。
  “选择的时候,是怎么样的感觉?我听蓉可说过会有天启降下,但是,我还是不太能够理解。”
  景麒的回答还是那么的冷淡。
  “到了那个的候自然就会明白了。”
  “我也能够正确地选择出来吗?”
  “可以。麒麒就是为此而存在的。”
  “天启是什么样的?即使我不明白也没关系吗?”
  “天启是不能用语言来形容的。只要遇到了王,就能够明白的。”
  “不会选错或是找不到王吗?”
  “不可能。王的话,可以感受到王者之气的存在。”
  “王者之气?”
  景麒面无表情地点点头。
  “只属于王的气质。它与别的人不同,所以能够明白。”
  “我似乎与其他的麒麟有点不一样,即便是这样,也能够明白吗?选择时会不会与别的麒麒不同?”
  “我不是黑麒麟,所以不知道会怎样。”
  “……是……”
  泰麒越来越困惑了,额上已经渗出了薄薄的汗珠。自己一直期待能见到其他的麒麟,但现在真的见到了,对于想要寻求的答案还是一知半解。毫无头绪。为什么会这样?
  “景台南离开蓬山后,是怎么寻找王的?”
  如果只是从眼前的人选中进行挑选的话还好,如果连他在哪都不知道的话,那应该怎么办才好呢?
  “依靠王者的气息。”
  “是不是要见很多的人,确认能从他们身上感觉到王的气息?”
  “即使本人不在面前,但还是可以通过这股气感觉到对方的下落,然后,只要朝着那个方向找去就可以。”
  “……是这样的啊……”
  这也是泰麒所不能理解的。
  “景台甫可以变成麒麟吗?”
  “没有不会变身的麒麟。”
  “我,做不来。……我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变。”
  景麒注视着泰麒。瞳孔中隐约泛着紫光。
  “你会不会举起手,还在问别人要怎么做?你学过怎么走路吗?”
  “没有……”
  “那是一样的。即使问我要怎么才能变,我也回答不出来。我也不认为说了就能够变了。”
  “是……”
  泰麒垂下了头。他突然觉得自己也许这一辈子都变不了身了。
  屋内寂静的很。泰麒感到景麒绝对不会先开口跟自己说话,便站了起来。此刻,他突然非常想见到汕子。
  “……给你添麻烦了。真对不起。”
  低着头,回应他的只是无声的点头示意。
  “晚餐的时候还能再见到吧!”
  “玉叶大人是这么打算的吧。”
  “是的,……打搅到您,真是非常抱歉。那我先走了。”
  “恩。”
  向景麒行了个礼,泰麒便飞快地奔了出去。刚到宫外,泪水已经自眼眶中溢了出来。露出难过的表惰,泰麒停下了脚步。他的耳边传来了跟在身后的仙女的呼喊声。
  “……泰麒!”
  仙女将双手搭在泰麒的肩头,感受到那股温暖,泰麒梢稍好过了些。
  “我也许不是麒麟。”
  “不会有这种事的。”
  那双温暖的手将泰麒整个圈了起来。
  “即使是,也是有缺陷的麒麟。”
  “怎么会有这种事!泰麒,不要想太多了。”
  泰麒紧亲抱住了仙女。
  “对不起……”
  为自己的不完整。
  受到了那么多的关爱。
  却没有办法有所回报。
  Ⅲ
  为什么要这么倔强?
  祖母总是这么抱怨着。
  说着没关系,抚摸自己的母亲,就和仙女们的手一样的温暖。
  (不要在意祖母说的话。只要象现在这样就可以了。这样妈妈就已经很高兴了。)
  那为什么还要哭呢?
  每次,自己对她说着“对不起”的时候,母亲就会用带着泪水劝自己笑笑,说着“没有必要道歉”。
  “不要放在心上。”
  仙女们也说着同样的话,拍着自己的背。温暖的手牵着泰麒回到了露茜宫。蓉可也好,祯卫也好,也同样的安慰自己。
  “不需要太着急。”
  “说得对。先不说能不能变身,泰麒是麒麒,这是绝对不会有错的。不要再担心这个了。”
  (没必要在意。)
  “都怪景台甫,是他没有了应有的风度。”
  (怪祖母太容易发脾气。)
  “不要再哭了。即使是不能变身,也不是多大的问题!”
  (不需要道歉。)
  “就是。泰麒不需要为这个伤脑筋。”
  汕子也与往常一般,安慰泰麒似的轻拍着他的背。她将泰麒轻轻抱起,将他的表惰纳入自己的视线。
  “……要不要去外面走走?傍晚的风吹在身上感觉很舒服。”
  汕子比别人更加的温柔,这样的温柔让人感受到的却是比别人更深的悲伤。不管是她那温暖的双手,还是她那嗓音,无一不流露出无奈的悲伤。
  “泰麒,走好。”
  说着,蓉可抱来一件外袍。
  “到了晚饭的时间记得要回来。今天玄君也说好要一起进餐,相信一定会比平时还要热闹。”
  即使是在汕子的怀中,泰麒的眼泪还是没有办法止住。
  “景台甫也真是让人头痛!”
  来紫莲宫拜访的玉叶探了口气。而景麒只是无声地站在一旁。
  “……泰麒还是个小孩子。你竟然把他弄哭了……”
  “我没有打算要欺负他。”
  “我明白。……但是,难道就不能改改说话的口气吗?”
  “我只是说了实话,关于变身的方法之类,即使问了,我也不知道该怎么来回答。”
  玉叶更觉得无力了。
  “要知道,泰麒一直以来就生活在蓬莱,所以不象景台甫,一直是在这里生活的。不能更……”
  “这样的话,还是找同样在蓬莱出生的延台甫比较好吧!我不太合适……”
  “景麒!”
  玉叶加重了语气。
  “我可不是只为了泰麒。而是觉得这样对你对他都有好处,才请你来的。”
  “对我?”
  “难道你真的认为我不知道景麒你的烦恼吗?”
  听到玉叶这么说的景麒,不禁也深深叹了口气,随即便记起了被自己留在生国的女王。
  景麒的主人是出生在一个普通商人家的女儿。说好听了,她是个非常纤细的人,说不好听了,就是有点软弱,即使是即位以后,也没有能力处理朝政。渐渐地她只愿意躲在深宫之中,不愿踏出半步。不管景麒如何劝她,鼓励她,都无济于事,最终她采取逃避的手段,不敢出现在景麒的面前。
  “我并没有说这是景台甫的错。我认为,台甫有必要了解最正确的方法,不一定就是最可取的方法。”
  景麒不是很明白的样子。为什么不可以呢?
  “首先,还是从自己的态度开始吧!泰麒是非常坦率的孩子。竟然能让他哭成那样,自然是没有办法让景王定下心来的。”
  景麒闻言,再次叹了口气。
  “汗!不只在阳子面前叹啊,原来早就喜欢叹气了。”
  “看到泰麒了吗?”
  景麒走在小路上,向面前的仙女询问泰麒的去向。仙女朝着身后蓬庐宫的附近指了指。
  “在厅香苑。请不要再欺负泰麒了!”
  走到这里的路上,已经不知遭被多少人这么告戒了。景麒唯一的表情仍旧是那么冷淡。
  “我并没有那种打算。”
  “即使没有打算欺负他,但是,景台甫的话还是太过冷漠了!”
  “我会注意的。”
  除此以外,景麒找不到别的回答了。
  景麒沿着小路,承受着仙女们内容相近的告戒,朝着厨香苑走去。
  在满开着鲜黄花朵的中央,浑身白皙的女怪,曲着四肢,而景麒所要找的人,就这么紧靠着女怪豹形的身侧。见此情景,景麒止住了自己的步子。
  真是个奇怪的麒麟。
  景麒很清楚泰麒的身份不会有错,但也许是因为发色不同,所以多少总感觉到一点违和感。
  但在景麒看来,之所以会有不同的感觉,是因为他还是个孩子。景麒不善于与孩子相处。看着他小小的身子和纤细的手足,感觉是象是别的生物般,让他无法亲近。尤其象现在这样耷着肩,整个人蜷成一团,怎么看怎么让景麒有种不知所措的感觉。
  正在景麒犹豫着要不要出声打招呼时,感觉到他的存在似的,女怪抬起了头。连带的,泰麒也转过头,当看见是景麒站在不远处的时候,他睁开了自己深眸,悄悄地用手抹抹了自己的脸,站起身,向着景麒深鞠了一躬。
  “……刚才真是对不起了。”
  “不。”说了,景麒才觉得自己还应该再补充几句。“刚才是我失礼了。不好意思,我本来就不太会注意到周围的。”
  “不是的。”
  看见泰麒用力地摇晃自己的脑袋,景麒心中觉得十分的不可思议。这么细的脖子能撑得住他的脑袋吗?
  “景麒,你才不可思议呢!”
  “是我不好,对不起。”
  “不……我,可以坐在这里吗?”
  “当然,请坐。”
  见景麒坐了下来,泰麒便也在之前的地方坐了下来。景麒注意到女怪下放心似的在不远处来回的走动着。
  “那是泰麒的女怪吗?”
  “恩,是的。她叫汕子。”
  “是个非常不错的女怪。”
  听见景麒这么说,泰麒眨了眨眼。
  “女怪也有好坏之分吗?”
  “多少总是有点的。象汕子这样混合了多种动物的女怪算是非常不错的。汕子,你可以离开了,我会照看好泰麒的。”
  听见景麒这么说,汕子向他行了个礼便朝着小路的另一头跑去。
  景麒见汕子并不是就地隐去身形,而是飞奔而去,短短的一瞬,他皱了皱眉头。
  “是个不错的女怪,不过,看来力量好象还没有被释放出来。”
  泰麒闻言,向景麒看了过去,带动了自己的长发,引来阵阵花香。
  “应该是因为泰麒的力量还没有释放出来的缘故吧!女怪是与主人紧密相连的,如果麒麟病了的话,那女怪也不会健康的。”
  “我,……是不是有病?”
  “那只是个比喻而已。不过,也可以说是差不多的吧!”
  “是这样嘛……”
  看着泰麒这个样子,景麒怎么也不能定下心来。
  Ⅳ
  景麒考虑着怎么才能不伤害他的知道自己想要了解的。
  “我能不能问一下,刚才你为什么要哭呢?”
  玉叶说过要自己试着去理解泰麒的心情,所以,也许这是个不太适宜的问题。
  “……对不起。”
  尚小的麒麟不禁缩了缩他的身子。
  “我可不是想要泰麒向我道歉。我只是想知道一下你哭的理由。”
  “……因为我不能原谅我自己。”
  “为什么?”
  “我一直在想,会不会就这么一直没有办法变成麒麟了。因为所有的人都一直这么期待着。”
  “泰麒那么在意仙女们的感受吗?”
  “是的。因为大家一直对我很好。而且因为我是麒麒,所以才能住在这里。受到大家的照颐。但我却连身为麒麟最基本的,都做不到。明明想要让大家高兴,只要一想到不会有这么一天,就觉得很难过……”泰麒边说羞,泪水又开始在跟眶边打转。
  “请不要哭了,否则我又要被仙女们责备了。”
  “景台甫也会被仙女们责备的吗?”
  “当然了。仙女们是不会对麒麟客气的。”
  听他这么一说,泰麒破泣而笑。
  “泰麒不需要太过在意仙女们的事。她们是为了照顾麒麟而存在的。泰麒现在是众仙女的主人。”
  “但是……”
  细声说羞,泰麒有低下了头。
  “如果没有仙女在我身边的话,我就什么也做不成了,对于这些照顾我的人,我没有办法这么去想。”
  “泰麒真的是很奇怪。”
  “是这样吧……”
  又是带着哭泣的声音。
  真是的,玉叶究竟在想些什么!自己明明跟她说过自己不适合充当这样的角色。
  “我没有要责备泰麒的意思。”
  “是……”点羞头,泰麒的泪水滴了下来。
  “我在家也总是这样。”
  “家?”
  “是的。在蓬莱的家。……,不管是祖母还是母亲,我总是想要让她们高兴,但总是做不到。每次都会惹祖母发脾气,让双亲叹气。”
  泰麒曾经流落到蓬莱。那天景麒正好也在蓬山,所发生的事情现在还留在脑中,印象深刻。
  “汕子把我接到蓬山,我听大家说这里才是我真正的家。那时,我觉得有种恍然大悟的感觉。因为我不是家里的小孩,所以不管做什么都不行。……但是,即使是在蓬庐宫,我还是跟原来一样。虽然没有人责备我,或是因为我而哭泣,但是我还是没办法让大家高兴起来。所以,我常常会想自己究竟是不是麒麒。如果不是麒麟的话,那我就不能再留在这了,就象不能留在那个家里是一样的道理。”
  景麒现在才真正意识到泰麒离开了他居住了整整十年的场所。即便是他自己,在离开蓬山的时候,也有过一丝难舍的感觉。那象泰麒这样年纪尚小,不会掩饰自己情绪的幼小生命来说,这会给他带来多大的悲伤啊!
  “泰麒是麒麟,这是绝对不会错的。”
  “真的吗?”
  “麒麟能够分别出麒麟来。泰麒的确散发出麒麟的气息。”
  泰麒闻自看向景麒。
  “可以很轻易地看到金色光芒,所以,绝对不会有错的。”
  “我……看不出来。”
  “那是因为泰麒的力量还没有释放出来吧!泰麒绝对是真正的麒麟。”
  “那么,我可以留在这里咯?即使做不到麒麟该做到的一切?”
  “是的。”
  轻声吐出一句:“太好了!”稍稍解脱了点的泰麒直眨着眼睛。
  “……难道,泰麒想念在蓬莱的家人吗?”
  “……是的。有时会想。虽然对不起仙女们。”
  “我因为没有母亲,所以不是很明白。……你很想自己的母亲吗?”
  景王非常眷恋自己因为思念而死去的母亲。有时想念家人的时候,还会责备景麒,要他把自己变回原来平凡的女子。
  “景台甫没有母亲的吗?”
  “一般,麒麟是没有母亲。”
  “那么,我是特别的吗?”
  “取而代之的,就是女怪和众仙女了。……但泰麒因为有母亲,所以想念她也是十分正常的。”
  泰麒没有回答。只是把头低得更低了。
  “不要太在意仙女们。”
  听见景麒说的,泰麒也只是点点头。
  “但是,我不是家里的孩子,所以,……”
  “是嘛……”
  “明明仙女们都对我很好,我是不应该觉得寂寞的。会受到惩罚的!”
  “怎么会呢!”
  “不是这样的吗?”
  “当然了!”
  泰麒无声地哭了起来,将自己的头深深地埋在自己的手臂之中。景麒无奈地看着,心想着,这次又是自己把他惹哭了吧?
  “我说,……泰麒!”
  “……对不起。”
  说着,泰麒将身子蜷得更紧了。长发散落在两侧,露出了泰麒细长的脖子,在景麒看来似乎非常的冷。紧靠着膝盖的肩膀也时不时的打着颤。
  “对不起!”
  再次听见泰麒的致谦声,景麒露出了困惑的神色。
  “没有道歉的必要!”
  才说着,泰麒放声哭了出来。景麒才尝试着想象仙女们那样抱着泰麒,泰麒已经紧紧抓住了景麒。看着难过的泰麒,让景麒觉得自己无法将他放开了。试着在他背上轻拍几下,景麒感觉到他更加用力的抱住了自己。伴随着哭泣声,还依稀能听见泰麒的呜吟之声。
  “……我想回家……想回去……”
  “是嘛……”
  “我,想要见母亲……”
  听着他的呜咽,景麒感受到了眼前这个尚幼的麒麒有多么的寂寞。
  Ⅴ
  天空被染得鲜红。云海反射着落日的余韵,一闪一闪泛着光芒。
  长长的身影与落日交错着映射在山间小路上。景麒牵着陷于记忆之中的泰麒,漫步在夕阳之下。
  正迷宫中玩耍,泰麒总是觉得非常的快乐。不用去学校的生活,其实没有想象中那么难以适应。对泰麒来说,原本自己就不是个善于与周围的——起玩笑的人,所以,虽然在这没有与自己同年龄的孩子存在,但他也并没有觉得寂寞。
  汕子与仙女们对自己也都是非常地细心。在这,不仅不会被祖母责骂,也不会见到母亲为了自己而与祖母争吵的惰景。往常,母亲总是在与祖母争吵后,就躲在一旁偷偷哭泣。而当晚,父母也会为了自己争执不休,知直到自己被父亲叫去,千篇—律地说教一番。以往的这些种种,在这泰麒一切可以不用再放在心上。
  当仙女们对自己说着“欢迎回来”的时候,泰麒一点也不会对此抱有一丝的排斥感,自然而然地接受了她们的解释。秦麒觉得仙女们替自己创造了一个温暖的氛围。溢于言表的喜悦,无微不至地关爱,这都让泰麒充分地感受到了她门对于自己的归来,是多么由衷地喜悦。
  正因为如此,泰麒觉得对不起众仙的感情。不该再去想念过去的事了。
  尽管这么告戒着自己,但泰麒还是会在不经意间想起过去的事情。
  想着想着,泰麒会觉得其实家里的走廊也给自己带来了很多的乐趣。这乐趣甚至超越了这的迷宫。会觉得比起这里小任何一条小路,还是家里的庭院更漂壳。象在这里被众仙女包围着的时候,泰麒则会觉得即使是不加入同学之间但只是看着他们,自己也会变得很快乐。不管是任何一位仙女,甚至是汕子,泰麒会觉得还是家的感觉最让自己留恋。
  现在应该已经是晚饭的时间了吧!母亲,祖母与弟弟他们应该已经围坐在饭桌旁了吧!不知道父亲什么时候才会回来啊!
  每次只要这么一想起来,泰麒就会禁不住地思念起家里的一切。
  现在这个时期,院子里应该已经开满了漂亮的紫阳花了。祖母总是喜欢撑蓄遮阳伞,在院子里敌步。和父亲吵完架,母亲就会一个人躲进浴室,之后许久都不会出来。弟弟现在还是会在晚上一个人去游泳吧!
  他们有没想过自己的事情呢?
  泰麒每每想到自己的事可能已经被他们抛茬脑后时,心真就象是裂开了个洞。悲伤不止。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因为自己的消失感到庆幸?如真的是这样的话,那又将会是怎样的悲哀啊!但是,泰麒也不想他们因为自己的消失而落泪伤心。
  “……泰麒!”
  察觉到自己快要哭了出来,泰麒使劲眨了眨眼。
  “是。”
  “要不要和我一起去紫莲宫啊?”
  泰麒抬头看向景翩。那仍旧是毫无表惰,但从握着他的那双大手,泰麒憨受到了他给自己带来的温暖。
  “……但是,玉叶大人在等着。”
  “没关系,只是一会会的时间而已。”
  “……恩,好的。”
  景麒带着泰麒,径直向着紫莲宫而去。他一面吩咐出门迎接的仙女暂时退下,一面带着泰麒到了房内的寝室。这坐落于东面的小屋,山宅在夕阳余霞的照射下,青苔显现着五彩的斑纹。而整个屋子也因此染成了—片金红。
  景麒轻轻拍了泰麒的手背,就这么站在屋子中央,消瘦的脸孔梢梢抬起,双眼也在同时金闭了起来。就在泰麒还在琢磨着是不是有什么事要发生的同时,异变已经开始了。
  泰麒就象是在看着一部奇妙的电影。景麒的身形轻摇着,似乎就要融化了一般。在泰麒的跟中,这与自己曾经哪里看到过的玻璃或金属熔化时的悄景一模一样。那正在融化的景麒的身影,刹时散发出耀眼的光芒,包围了整个屋子。景麒身上本就穿着的深色长衫,也象是被发出的光芒带动着自景麒身上落下,只是那么一瞬之间,屋内出现了一种泰麒从未曾见过的生物。
  “……啊!”
  这真的是短短的一瞬间。自那动物身上飘落的衣物就这么散在地板上,轻轻发出一记声响,那紫色的双瞳还是没有变。金色的长发鬓毛的颜色也没有变。头颈也没有如自己所想象地长的很长。它的线条要比一般的马匹要更加的修长些,在泰麒看来,似乎是与鹿更加相象。暖黄色的背身上,可以看见淡淡的花纹,或者可以说是因为角度不同的而显现不同色彩的体毛所交错而产生的视觉上的一种错觉。
  “……真的是麒麟啊!”
  眼前所看到与长颈鹿几乎可以说是没有一点相象的。泰麒终于明白了麒麟是另一种生物的含义。
  看它的脸要比马稍微长了那么一点,与鹿有点相似。再加上额头长着分了叉的角,更给人以鹿的印象。只是,那角要比一般的鹿来得更短,而且也只有这么一只。与其说它是乳白色的,还不如说是带有点点金光的珍珠色,而且沐浴在夕阳之下,又背染上了一层淡淡的红光。
  看着柔顺地垂在两侧的鬓毛,泰麒不禁将之与景麒平时及膝的长发做起了比较。好象是短了不少啊!晚风轻轻吹过,鬓毛随之飘扬而起,就如同燃烧着的金色火焰,耀眼夺目。
  长长的四肢与尾巴和一般的马匹或鹿有多大的区别,只是根部稍梢有所不同,比马更细,还长着多于牛的足毛,可以说是界于马与牛之间吧!
  “……景台甫,这,……,就是麒麟吗?”
  “是的!”景麒的声音理所当然的响起。
  “与我想象的差好多!我以为会变化更多一些。”
  “是吗?”
  泰麒走近景麒身边,果然,靠近才觉得与自己想象的要大很多。虽然给人以瘦长的感觉,但在泰麒看来,应该还是要比马小了一圈。看着看着,泰麒不禁想要伸手去触摸看看那会是怎么样的一种柔顺的感觉,但顾及到对方可是景麒,也就打消了自己了念头。
  “……我没有想到会是这么漂亮的样子。”
  就在泰麒呆呆地紧盯着看的时候,景麒垂下了头,靠近了泰麒。
  “喜欢这个样子吗?”
  “恩,是的。”
  泰麒也察觉到自己的脸因兴奋而微微泛红。
  “我,也能变成这个样子吗?”
  “因为泰麒是黑麒麒的关系,我想颜色应该是不一样的。”
  “……这样啊!”
  泰麒此刻非常好奇在景麒变成麒麟时究竟怀着怎么样的感受。会不会觉得很别扭呢,还是……
  “果然前肢还是会有手的感觉吗?”
  “不,前肢就是前肢。我想在变身的时候,应该是本质发生了改变。”
  “那额头上的角,还有尾巴也是吗?”
  “尾巴并没有什么太多的感觉。到是角的根部会觉得仿佛有把火在燃烧。我想应该是气都聚集在这的缘故。没错,在变身的时候,会觉得自己的气都慢慢的集中到了额头。”
  泰麒试着象景麒那样,努力将自己的意识集中到额头。然而并没有什么异变发生,泰麒有点丧气地叹了口气。
  “……看来一时间是没有办法做到了。”
  “泰麒并不需要太过于羞急。”
  “我知道了。对了,象这个样子的话,那应该是能跑得很快的吧!”
  “恩,麒辚即使是在黄海,也可以在天空中翱翔。只要是乘风而行,那这个世上就不会还有什么鸟能快过我们。而且,只要自己想,即使是绕着这个世界飞行,也是一件非常简单的事情。”
  “……蓬莱也可以去吗?我听说那是正东方的尽头。”
  “可以,只要泰麒想去的话。”
  泰麒闻言,露出了兴奋的表情,两眼也不停地眨着。
  能变成这么漂壳的麒麟在天空中翱翔,那是多么叫人激动啊!泰麒只是这么想象着,就已经有点按耐不住了。而且,只要知道怎么才能变身,那当自己真的寂寞难耐的时候,还能够回去看看家了的情况。
  “如果,……如果泰麒喜欢的话,明天就让我带着泰麒四处看看吧?”
  “真的可以吗?”
  “当然。那么,泰麒现在先回宫去!玉叶大人一定等在那里了。我随后就到。”
  “是!”
  泰麒深深鞠了一躬。
  “景台甫,今天真的谢谢你了!”